191-9826-6463

专业保密

接受公司面谈或外出约谈

常州市婚外情调查:妻子高升后我成了家庭主夫

妻子高升后我成了家庭主夫 夜色阑珊,落地窗外,回家的人群来来往往。桌上的饭菜早已经放凉了,张浩孤零零地坐在沙发上狠狠地抽着烟,在烟雾缭绕中,他困惑地回忆着家里昔日的温馨,可惜那些温馨已一去不返了。  花两个小时辛辛苦苦做了妻子爱吃的糖醋排骨和儿子喜欢的红烧肉,结果儿子回家后,只看了一眼,就对他说:“爸爸,你给我钱,我要去吃麦当劳。”而本来答应早点儿回家的妻子却不知还要等到何时。  不知是在什么时候,家对于妻子沈星来说更像一个旅馆,来去自由,只是一个睡觉的场所。这些改变,具体是从哪天开始的?张浩想不起来了,是从沈星做了常州私家调查商务律师,赢了几个大案子之后吗?  ……  生活的轨迹无法预料。当初,身为一家国企副总的张浩,鼓励妻子去考律师证,只是希望她能得到锻炼和提高。却没想到时光变迁,如今自己被人排挤,从副总变成了一个分公司的经理;而妻子的事业却像飞速旋转的车轮,疾驶向前。  张浩的心理落差就像过山车,从最高点一下滑到了最低谷。他无法对人倾诉,别人听到后只会羡慕他:“有这么能干的老婆,你真是好福气,这家让你多省心啊!”对他因此而产生的苦闷,外人只会觉得不可思议。不错,没有亲身处于他的环境,无法深刻地体会到他的内心,体会到那翻江倒海的情绪。  而作为妻子的沈星,却忙得挤不出时间来听他的抱怨。她一回到家,只会询问儿子近来的学习,讲述她最近遇到的案子,在她滔滔不绝的专业分析中,张浩本来微张的嘴慢慢紧闭了。是啊,现在的她不需要谁来教怎么做,只是要告诉你她现在做得多么出色。  她变得十分忙碌,再不会像以前那样体贴地替他端茶倒水,按摩揉背;也不会在他不顺心的时候,用温婉细语替他排解愁绪。她变得爱数落人,随着社会地位的升高,她脾气越来越大了。  张浩曾严肃地对沈星说:“我是个男人,在家里做什么都可以,但希望你能理解我,不要再说我。”但她听了就一声冷笑:“我知道你是个男人,现在我天天给家里挣钱,家里有什么事我也都尽量自己处理。我没时间做的时候,你不应该帮一下吗?你现在这样闲,做一些家务活不都是应该的吗?”  张浩顿时哑口无言。以前他做领导的时候,家务活是从不沾手的。现在自己体谅她,想多做一点儿,结果不做被她训斥,做完了她又不满意。想请一个钟点工和保姆,她又死活不同意,担心别人手脚不干净,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。  结果张浩拖过两遍的地,她一回来张嘴就是指责:“你看你,既然做就要做得完美,你做不好我还得帮你收拾烂摊子,有什么意思呢?”然后再用她那做律师的缜密思维,给张浩常州调查取证分析出一二三条来。每到此刻,张浩的心就像是跌进了冰窖,他冷眼看着对自己说话的这个女人,这哪是妻子,分明就是一个管教,不再像个女人,没有柔情,甚至没有表情,只是一个冰冷的符号。  张浩的家庭生活就像是失去水分的叶子一样,枯萎着,在秋风中萧瑟。张浩变得越来越沉默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去笑了。在工作上,他的地位一落千丈;在家庭生活中,他也由主角变成了配角。儿子也是一出现问题就直接给他妈打电话,从不找他。以前不用做什么,但能感觉到自己在家里的威严和地位。现在在这个家,用沈星的话说,“他只配在家给我做饭。”  吵架成了两个人的家常便饭。只要一见面,总会为一点儿小事吵得天翻地覆。相互看不惯,一个指责丈夫不像男人,一个指责妻子不像女人。最后,两个在外人看来温文尔雅的人竟大打出手。  这样的日子对沈星来说也是一种折磨,她变得越来越不爱回家了。她在行业内已经是金牌商业律师,由于认真、高效,她每天都忙得像陀螺一样筋疲力尽,但有谁关心过她受的苦和累呢?她回到家一大堆的事还要等着她去处理,丈夫丝毫不能让她省心,反而总用话语来刺激她,给她添堵。“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家里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,什么事情都要我来做。”  儿子受他们的影响,学习成绩不断下滑。有一天在他们争吵最厉害的时候,儿子一摔门走了。张浩无意中翻开了儿子的作文本,有一段话让他触目惊心:“妈妈,你要是能常回家看看就好了;爸爸,你只要能笑一笑就好了。这就是我对你们全部的要求。”  这么简单的要求,对任何一个孩子来说都不过分。而两个人口口声声都是为了这个家在忙碌、在挣钱,到最后两个人的距离却越来越远,连儿子也成了无辜的受害者。